as your please


  『給我你的吻。』


  倉間典人。他抹過了那件十號球衣的泥衣,腦海浮現的是一張臉居然是何其稚氣和猖狂。
  「如果,你想要的話。」他回過頭,坐在板凳上看著他,彼此之間的曖昧氣息,那雙金色瞳孔再冷淡不過,完然不像是吐出愛語的人。
  劍城京介自然的張開手,而倉間典人走了過去,讓學弟環抱住腰,接著他彎下身。

  As your please.

  劍城京介從來沒有用口語表達過情感,除了那偽裝的囂張、或是真正喜愛哥哥的那一面,倉間典人就再也沒看過劍城京介的其他面。
  只有眼睛。
  奔跑的時候他會覺得炙熱,回過頭,一雙騰著紅色火焰的金色雙眼膠著在自己身上,他渾身燥熱,卻下意識嘖了一聲轉過頭躲避掉,但余光間看見學弟也撇開臉,但卻依然毫無表情。
  ──為什麼?

  於是當他發現的時候,學弟的臉已經刻畫在腦海呵。
  十號球衣不再是帶著有點老成的古龍水味,而是帶著那種醫院漂白水、混雜著足球場的青草味,微妙的組合。
 
  
  
  『喂,我喜歡你。』
  錯愕卻不意外。
  只是不知為何如此突然。
  學弟帶著泥土的臉,像是突然想到而脫口而出,不是打自真心。
  可是倉間典人卻知道他真心不過,因為那雙金色雙瞳又焚燒了起來。

  『我做不到。』
  他只有這種回答。
  做不到什麼?和他在一起?還是喜歡男生?還是喜歡他?倉間典人匆匆丟下的話帶著拒絕的口吻卻又曖昧不清。
  可是日後他們的關係何其親近,騎著腳踏車到他家樓下,而他卻選擇搭了上去,頂樓的午餐沉靜而平淡,鼻息間卻充滿了彼此的味道。放學後練習結束,他不介意讓一瓶水壺在他兩唇間擺盪。

  直到現在,那個學弟突如其來的請求。
  「給我,你的吻。」

  你想要確定什麼?想要知道什麼?想要什麼?
  他卻輕易的接受,在他雙腿間,雙手搭上他的肩。吻上他,普通的兩片唇瓣輕觸著,再無其他。祇是親吻。

  他退離的時候看見那雙緊盯著自己的金色,突然間,火焰全失。
  「你,好過份。」

  他錯愕。
  這突如的控訴打的他莫名奇妙。
  「算了。」


  算了?什麼叫算了?
  他還來不及問,劍城京介已經開門離去,沒有等他。


  那個傢伙?!


  

  好久沒有走路回家,不習慣這樣的路程沒有人的溫暖。
  帶著奇怪的心境入睡,隔天卻發現眼皮下有了淺淺的黑印子。果然、睡不好。
  
  沒有熟西的鈴聲在窗外亮著表達已經到來的訊息,他自己徒步到學校,看見他,那臉再看到自己時卻馬上撇開臉。
  後面被無視的感覺很差。
  午餐他坐在教室,買了福利社的麵包和牛奶,下午的練習隨便找了個人一組,放學走路。

  一個人。好孤單。

  突然間他發現自己的臉上熱辣。怎麼、又哭了。
  他狠狠的抹下皮膚。
  明明、和劍城說好──不對、現在他不在乎他,那他幹麻答應。
  大顆大顆的淚珠滾在臉上,夕陽下的住宅區無人看見,他豪不在乎的痛哭失聲。
  好孤單。好寂寞。好難受。

  「不要哭。」
  
  一隻手從後環抱住他,蓋住了他的眼睛,另一隻抱住他的身。「不哭。」
  「劍──城──……?」
  「我來了,所以,別哭。」
  「──你這大笨蛋!!哪有人突然不理人!莫名奇妙!大笨蛋!劍城京介是大笨蛋!」反而沒有收斂,越哭越激動。
  「對不起。對不起。對不起。」
  「笨蛋劍城──不要──丟下我……」剩下嚶嚀,嗚咽著,兩隻手抱住了環住他的那隻手。
  「不會。從來沒有。」
  「你騙人!」倉間典人轉過身。「你沒事幹麻不理我!」
  劍城擰擰眉──「你的吻、很淡。」
  「很淡?」倉間典人傻了臉。
  「──我反應過度。」劍城京介輕咳了幾聲。「回家了。」拉起倉間典人丟在路上的包包。「走。」
  「……等等!」看著劍城往前邁步的身體,他拉住了他的手。
  「怎麼了?」
  「重來!」
  「?」還在疑惑,卻見倉間典人貼了上來。

  ──明明就一樣的動作。一樣的吻。一樣的輕。劍城卻在嘆息間覺得炙熱。一定是,混雜了淚水的溫度,與感情。他吻著,描繪著那張嘴。

  夕陽下,他們第一次,手牽著手,走回家。
  十指緊扣,炙熱。

    


 完



  「不會。從來沒有。」
  「你騙人!」倉間典人轉過身。「你沒事幹麻不理我!」
  劍城擰擰眉──「我怕我,把持不住。」
 

啊哈。(?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ㄒㄇㄉㄉ 的頭像
ㄒㄇㄉㄉ

與神華爾滋

ㄒㄇㄉ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